可以公示的城门建好了

2021-06-26 23:08

经济之声:目前这个平台建设到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了,未来会怎样进一步发展形成信用约束机制,来降低我们商务的交易成本?

李钰:目前京津冀企信平台已经发布,公众可以在app的一些store或者市场去下载,点击京津冀体企信就能下载这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有京津冀三地所有企业的一些基本情况和公开的信息资源。公众也可以对一些企业进行自己的信用评价,比如现在比较普遍的现象,假如我们在理发店交了会员费之后它搬走了,以及对一些违法违规的企业,可以通过企信平台进行数据纠正和拍砖,然后上传这种信息。同时公众在整个商业交往过程中,也可以对京津冀三地的企业,对于关心的企业可以查询其基本信息。京津冀企信平台的信息资源,是三地政府主动向社会公开的信息资源的汇集。

经济之声:普通人怎样共享数据?怎么才能下载安装和体验这个信用平台?

李钰: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核心问题其实是数据和信息的不对称。北京工商局曾经归集了20多个部门的信用信息,但是过去政府的监管模式和信用公开的形式与现在互联网时代和大数据时代是不同的,过去政府部门的数据公开是被动公开,如果需要去查询一家企业的信息,我们需要到工商局,带着有效证件到前台去查询。而现在工商部门已经是主动作为,建立了全国的企业信息公示平台,如果我们想去看任何一家信息,在工商局的公示平台上面就可以查询到全国所有市场主体的基本信息。这是现阶段和以往政府在信用管理和信用建设过程中完全不同的地方,即从被动的支持信用体系建设到了主动作为。

经济之声:比如办了卡之后理发店搬走了,给了差评,如果这一家公司注销掉了,怎么办,是差评主办人,还是差评这家企业?

【导读】京津冀企业信用平台正式亮相,企业大数据助力京津冀信用体系建设。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本期观点:大数据理当为京津冀协调发展提供助力。

经济之声:三地众多企业的大数据有了,如何梳理清楚,京津冀三地的信用体系该怎么建设?作为大数据专家,您有怎样的见解?

李钰:我们过去的监管部门主要叫“部门监管”,每个区域的政府对信用的管理,其核心的一些信息资源全是在监管和执法过程中沉淀下来的。目前三地需要开放数据资源,将信息共享,通过社会专业机构数据融合,就能够使信用信息在更大范围去应用,我们叫联合惩治。信用信息公开了,共享了,社会公众就能参与过来,其实信用建设不是政府自己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的事情,公众能够参与进来,信用信息应用可以扩大其范围,因此未来信用体系的建设应该是政府支持,市场主导和公众参与的信用体系建设新格局。

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需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过去商鞅专找城门口立木,就是要树立一个诚信的品牌。如今通讯手段很发达,但是依然常见企业不守信用的例子。究其原因,就是信息不对称,谁扛木头了,给没给赏金,没有在城门口被大家看见。如今对京津冀三地来说,可以公示的“城门”建好了。今天,2015信用中关村高峰论坛暨第一届京津冀信用体系共建合作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北京市经信委、天津市发改委、河北省发改委领导共同签署了《京津冀社会信用体系合作共建框架协议》。在信用体系建设领域,京津冀三地打通信息障碍,进行数据资源共享。京津冀大数据研究中心等机构,运用大数据技术,共建“京津冀企信平台”。这个平台归集了工商、税务、发改委、人社局、卫计委、人民法院等20个部门的信用数据。通过统计大数据,企业到底诚信不诚诚信,不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象学生的分数一清二楚

李钰:信用体系的建设,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首先要在制度上面一体化,这是一个顶层设计,三地需要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一起构建制度体系的一体化。第二,信用的核心是应用,信用是一种资产,信用的标准就成了支撑信用的核心,将来三地如何构建信用标准一体化,是需要考虑的第二个问题。第三,支撑信用体系评价和信用应用的核心是数据,三地未来如何在信息这个数据资源一体化上建立标准是三地需要考虑的问题。

经济之声:在京津冀信用体系建设中,三地提出开放信用信息,引导公众参与,实现社会共治。为什么公众参与很重要?

李钰:主要是差评到企业,因为如果是个人,企业被注销掉了,我们有一个黑名单制度,只要该企业被注销,它的法人在各地任何地方重新注册公司都不被通过,这就是信用体系联合惩治的手段。

央广网北京11月16日消息 据经济之声《央广财经评论》报道,在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秦国商鞅变法推出新法令,放了一根木头在城市的南门,贴出告示说,如果有人把这根木头搬到北门就赏十金,结果大家都不信。直到把赏金提升到五十金,才有一名壮士挺身而出,把木头搬到了北门,商鞅如约赏给了他五十金。商鞅以此取信于民,改革政策得以推行。事未作,先立信。古代如此,现代企业作生意也是这样。

李钰:目前相对来讲是一个初级阶段的平台,所有的信用信息还是政府主动公开的信用信息,它希望能够在这上面将受到一些行政处罚、一些黑名单和所谓查无下落的企业公示出来。未来会随着相关更多部门的参与,更多的政府愿意把信息资源共享出来,并且公众广泛参与,这个平台的应用场景就会越来越广泛。

经济之声:过去工商局的企业资料中也有信用记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技术变革比如大数据就归集了工商、税务、发改委、人社局、卫计委、人民法院等20个部门的信用数据,对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性主要体现在哪里?

京津冀大数据研究中心首席数据科学家李钰就相关话题做出了解读与评论。